週3聚樂部─羅大佑與音樂瘋子的傳奇派對

週3聚樂部─羅大佑與音樂瘋子的傳奇派對

我們覺得真正喜歡音樂、對音樂有熱情的朋友應該要有地方可以去:去欣賞、去觀摩、去投入、甚至於去談論音樂。 所以我們選在華山的Legacy,號召一些音樂的狂熱份子,大家把被人視為夕陽工業的音樂當作是日出旭陽,選在星期三來,熱情相聚。 吹著晚風,來幾杯飲料,跟幾個好友,聊聊天,我們有好音樂,還有製造好音樂的一些瘋子。 星期三晚上,我們在台北華山的Legacy等你。 ★ 每月一場羅大佑100分鐘Live ★ 一年限定,暌違多年百人近距離 Livehouse 演出 ★ 羅大佑親自設計,場場不同主題歌單

大象體操<水底>世界巡迴 - 台灣場

大象體操<水底>世界巡迴 - 台灣場

經歷半年的世界巡迴, 大象體操走過了加拿大、韓國、泰國、菲律賓、日本、中國、新加坡、馬來西亞。 在三月份的美國巡演結束之後, 漫漫長長地、我們將回到台灣。 來吧!和我們沉入最深最深的水底。 大象體操仍然要帶給你們有別於任何國家的、屬於家鄉的特別演出。

覺醒音樂祭 WAKE UP FEST 2019

覺醒音樂祭 WAKE UP FEST 2019

【 覺醒音樂祭 WAKE UP FEST 2019】 ▸日 期 ♢ 2019.07.05(五)- 07.07(日) ▸地 點 ♢ 嘉義(即將公開) ▸ 演出藝人 Artist ⠀⠀✦ 陳珊妮、安溥、土屋安娜(JP)、回聲樂團、SEX MACHINEGUNS(JP)、風籟坊、拍謝少年、茄子蛋、美秀集團...and more!

Tizzy Bzc『知人 · 怒唱一波』巡迴演唱會

Tizzy Bzc『知人 · 怒唱一波』巡迴演唱會

冬夜裡不眠的人們, 警醒地守著微弱的心火, 為了在希望歸來的時候, 投射出互爲信號的火光。 既然還能奔跑,就讓我們在人生的長路上,繼續放肆一番

貳伍吸菸所 Smoking Area 25「夢醒記」巡迴

貳伍吸菸所 Smoking Area 25「夢醒記」巡迴

「這次不會再醒來了吧,醒來了你就會回來吧?」 又一次,突然失去控制的夜晚,不知不覺的昏睡去,重複上演著重複的劇情。 夢裡的我,渴望以後。 夢醒之後,一無所有。

金音獎的音樂之所以耐人尋味、撼動人心,除了音樂類型豐富外,更是因為音樂創作人將獨有的個人風格融入作品當中,而每一首創作,就如同開啟宇宙次元入口的啟動鈕,帶領我們跨入另一個次元時空中,去身歷其境、去感受所有創作的魅力與氛圍。 本屆評審團主席由第28屆金曲獎演奏類最佳專輯製作人李欣芸擔任,將延續以往大玩創意,大膽突破並以「次元入口」為主題,要帶領所有樂迷進入一個由文字、音符、創意所組成的次元樂土,在那塊土地上融合出不同的曲風類型,激發更多音樂的可能性,典禮並邀請多位具指標性音樂祭創辦人加入顧問團,包括角頭音樂張四十三、春吶創辦人吉米、春浪創辦人沈光遠、Wake Up音樂祭創辦人顏廷憲等人。 第八屆金音創作獎頒獎典禮電視直播頻道「東森超視」,電台直播「hitFM」,網路直播「超視youtube頻道」、「金音獎youtube頻道」、「Livehouse in」,詳細相關資訊請上官方網站或臉書粉絲團查詢。 第八屆金音創作獎官網 金音創作獎臉書粉絲團

歌曲

光害

misi Ke 柯泯薰

唱片

Artefactos

Duda Deportiva

唱片

如果時間流轉我們依然

Easy Shen

歌曲

→

噪音印製

Nightcap睡帽樂團 - Room Service

白淩:年紀大了包袱也多了,沒辦法像以前唱的那麼理直氣壯,但還是要努力保持赤子之心

DISC

吳汶芳 - 我來自…

寫歌階段因為迷戀上海洋,有製作人推薦我愛海人士必看電影,盧貝松的《碧海藍天》,看完除了被配樂震懾到,也因此寫了兩個版本的〈不要來找我〉,收錄在專輯裡,一個是“成全遼闊” 版寫給動物的,一個是“放手解脫”版寫人和人的情感,這兩種情感正是電影裡的主軸,也是我第一次透過非自身經驗寫出來的歌,製作過程就希望能有多點海洋的元素或是這部電影配樂的啟發,所以分別配上了小號和 fretless bass 都是電影原聲帶裡不可缺的樂器音色。

DISC

CHTHONIC 閃靈 - 電影【衝組】原聲帶:失落的令旗

Freddy:閃靈過去的專輯都充滿故事性,但流程是從音樂的創作來去建構出每一首歌的畫面感。這次寫原聲帶的流程是相反的,從電影的畫面去創作適合的音樂。

DISC

程璧 - 步履不停

此次專輯由知名製作人鈴木惣一朗領軍,集結優秀樂手全程於東京錄製、混音,在時而簡樸隆重,時而如細緻華衣的編曲中,形塑出不同以往的成熟樣貌。而程璧在清澈見長的歌聲下,更加展露嗓音知性的醇美,也大膽嘗試不同音域詮釋作品,活化而豐富了歌的生命。

DISC

【公告】3/14 (四) 修羅戀人 演出時間更正公告

  演出時間更正公告 :   2019/03/14 (四) 舉辦之《修羅戀人》節目,正確開演時間為 19:00。 2/21 前售出之票券開演時間誤植為 20:00,已購買票券之觀眾可持原票券觀看演出。特此修正並公告。   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謝謝! iNDIEVOX

2019/02/22

(已恢復)【公告】目前因系統異常維護中,暫停 iNDIEVOX 網站購票 服務

  目前因系統異常維護中,暫停 iNDIEVOX 網站購票 服務,作業完成將立即恢復。 此段期間若有購票需求可先至 7-11 ibon購票,如有使用相關問題,請 email 至 iNDIEVOX 客服信箱 support@indievox.com ,我們將儘速為您服務。 系統暫停期間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謝謝您! iNDIEVOX

2019/01/26

客服暫停服務公告

iNDIEVOX售票將於1月25日 13:30-18:00 進行員工教育訓練,期間暫無客服值班,網站可正常使用。 若有問題需要客服協助處理,請於上班時間來信或來電辦理,客服收到後將盡快為您處理。謝謝! 

2019/01/25

(已恢復)【公告】目前因系統異常維護中,暫停 ibon 服務

目前因系統異常維護中,暫停 ibon 服務,作業完成將立即恢復。此段期間內如有使用相關問題,請 email 至 iNDIEVOX 客服信箱 support@indievox.com ,我們將儘速為您服務。系統暫停期間如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謝謝您!iNDIEVOX

2018/12/16

戲院裡的樂團現場 大象體操、厭世少年、The Fur.⋯⋯玉成戲院Live Sessions上映中

錄製出 LEO37、I Mean Us 等多張獨立音樂重要專輯的的「玉成戲院錄音室」,將於 2019 å¹´ 3 月起開始播出 Live Sessions 節目 CINEMA SESSIONS,預計參與者包含:椅子、I Mean Us、水源、大象體操、厭世少年、海豚刑警、熱寫生、The Fur.⋯⋯等 12 組樂團。 節目名稱的「CINEMA」一詞來自玉成戲院錄音室的前身——玉成戲院。40 年前,玉成戲院是台北松山、南港地區首屈一指的中大型戲院,在多年荒廢後,經由錄音師 Andy Baker 一槌一釘改造,重獲新生成充滿獨特魅力的錄音室,同時保留電影院的空間結構及音場效果。透過 CINEMA SESSIONS,玉成戲院錄音室將帶你聽見戲院裡的樂團現場! 為什麼要做 CINEMA SESSIONS? CINEMA SESSIONS 的節目主理人,除了錄音室負責人 Andy Baker 外還包括影像創作者 Alulu。兩人共同選團、選歌,掌握節目的聲音與影像成果。Andy 將他三十年的音樂品味與製作技術,表現在 CINEMA SESSIONS 的聲音成果中;擔任導演的 Alulu 擁有十年的影像創作經驗,在台灣音樂圈累積許多作品,願透過鏡頭與畫面,傳達他對樂團現場的想像。 CINEMA SESSIONS 音樂總監 Andy Baker 與導演 Alulu(CINEMA SESSIONS提供) 談起 CINEMA SESSIONS 的計畫初衷, Andy Baker 表示,移居台灣十年期間,自己一直進行著錄音、混音與後製工作,對許多作品印象深刻,深知這些充滿天賦與實力的樂團,如果沒有在嶄露光芒的時期留下紀錄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他也相信這些台灣音樂值得被更多人認識。 什麼是 Live Sessions? Live Sessions 強調音樂的現場性,包括演出當下的聲音或影像紀錄,這在歐美一直是傳播音樂的重要形式。隨著影音串流技術的成熟,具有良好影音品質的 Live Sessions 成為在數位音樂之外,獨立音樂對更多大眾展現自身個性的方式之一。國外代表案例包括:KEXP、Audiotree、NPR 的 Tiny Desk Concert、乃至 MTV 的不插電現場等;它們的錄製空間、方法各具特色,宛如線上 live house,有些還會帶入主持人訪問橋段。 Live Sessions 往往以「同步錄音」方式進行,對樂團的演出技巧與默契有一定門檻的要求。在玉成戲院錄音室進行的 CINEMA SESSIONS,同樣以「同步錄音」為特點,綜合 Andy 對於類比聲音的品味,把不同樂器位置安排在錄音室各個空間中,利用不同的音場特色,達到最佳的錄音效果。 十二組台灣代表樂團加入 CINEMA SESSIONS! 玉成戲院錄音室早在 2018 年便開始進行 Live Sessions 計畫,先行邀請鱷魚迷幻、漂流出口、非人物種、落日飛車,以及尚未公開的等等 The WAiiT、茄子蛋共 6 組樂團參與,而這次正式推出的 CINEMA SESSIONS 將會有 12 組台灣代表樂團加入。 2018 年參演 CINEMA SESSIONS 的鱷魚迷幻(CINEMA SESSIONS提供) 2018 年參演 CINEMA SESSIONS 的漂流出口(CINEMA SESSIONS提供) 2018 年參演 CINEMA SESSIONS 的非人物種(CINEMA SESSIONS提供) 2018 年參演 CINEMA SESSIONS 的落日飛車(CINEMA SESSIONS提供) 今年 CINEMA SESSIONS,打頭陣分別由「I Mean Us」與「椅子樂團」,將分別於 3/8 與 3/15 正式公開,每組樂團將拍攝兩首作品,外加幕後訪談,預計在 2019 å¹´ 3 月起,於官方 YouTube 頻道及台灣 LINE Today 上架播出。後續更將與 StreetVoice 合作發行數位合輯,讓這次的 Live Recording Version 成為樂迷們手上的獨特作品。   I Mean Us(CINEMA SESSIONS提供) I Mean Us(CINEMA SESSIONS提供) I Mean Us(CINEMA SESSIONS提供) I Mean Us 與 Andy Becker 討論錄音細節(CINEMA SESSIONS提供) 椅子樂團(CINEMA SESSIONS提供) 椅子樂團(CINEMA SESSIONS提供) 椅子樂團(CINEMA SESSIONS提供) 椅子樂團(CINEMA SESSIONS提供) 本次節目推廣為了將台灣音樂輸往海外,特別與泰國最大的音樂社群平台 Fungjai 進行宣傳合作,透過網站專輯及社群推播的方式,向東南亞樂迷介紹這些來自台灣的好聲音。一直致力推廣東南亞獨立音樂的 Fungjai,也希望透過這次的合作,持續加深與台灣樂團及樂迷的交流。CINEMA SESSIONS 期望在滿足台灣樂迷對 Live Sessions 內容的品味與期待之外,更能面向國際,讓台灣的好音樂被更多人知道。 CINEMA SESSIONS 陣容堅強,更是專業錄音室成音品質,錯過可惜!立即訂閱【CINEMA SESSIONS】YouTube頻道!

2019/02/25

【專訪】選秀是我的復仇:李友廷

「聲林之王」前,李友廷早拿過李吉他、政大金旋獎等比賽冠軍,甚至被陶晶瑩找去華人星光大道比賽。曾在螢光幕前閃亮一時、簽進主流唱片公司,李友廷的星途卻未就此順遂。 曾風光的男孩新聞就停在 2015 年底,再次連名帶姓被媒體大肆提起,已是三年後另一檔節目。 選秀是我的「復仇」 聲林之王初登場時帶著企鵝面具,面具下的男孩眼神有點游移,舉手投足有些緊張。一拿起吉他,眼神變得堅定,溫柔的歌聲加上帶點抑鬱氣質的外型,圈了不少少女粉絲。幾場比賽中演唱的自創曲獲得林宥嘉、蕭敬騰等人的好評,到了總決賽一曲〈誰〉更賺了不少歌迷的眼淚。推翻多年前對他的「陽光男孩」印象,再次回到選秀節目的李友廷不一樣了。 人生坦途成於選秀。他坦言會再次參加比賽,純粹是為了宣傳去年底發行的 EP。過程中也曾萌生棄賽的念頭,最終還是撐到總冠軍,成了李友廷精彩的「復仇」。28 歲回首一切感想竟是:「現在的我更有籌碼了。」 參加選秀是李友廷的「復仇」。經歷被唱片公司冷藏的日子,他的眼神變得現實世故,知道若沒有知名度,便談不到音樂上的投資。這位「被公司獨立」的歌手一度自力救濟,四處找音樂人合作、在 StreetVoice 上放歌,竟也累積不少聽眾,舉辦過多場小型 Live 演出。 在「聲林之王」後贏得大眾喜愛,也贏回公司關注。李友廷談起這場勝負,語氣意外平靜:「我對比賽還是很有得失心。我不喜歡輸的感覺,但我能調整我對『贏』的定義。」 「我指的『贏』並不是說這個賽事的輸贏,而是整場比賽下來真正的獲勝。」他不想要自己的第一張專輯,得在沒有資源的狀況下拮据地弄了。他要成為一個人,「成為一個大家願意投入資源進來,可以完成我想要的作品的人。」 電視節目錄影與 Live 表演畢竟是兩回事,儘管事前做了心理建設,李友廷坦言比賽前半階段仍然相當痛苦。痛苦的來源是於自我定位,平常經營的成果來到比賽舞台上就全部歸零;以及配合節目所需的製造的效果等,常讓這個不習慣鏡頭的男孩吃不消。 處女座的他對自己的要求極高,面對事前準備絕對要 120 分的充足,回想某一場與李聖傑的合唱賽,少了吉他的掩護,與急促的練習時間,幾乎再次壓垮好不容易重建的信心。 提起多年前沒比完的選秀,李友廷心中沒有遺憾,知道自己的不足,也慶幸當時的經驗讓他更了解要成為有力量的音樂人,需要具備些什麼。「如果沒有這些年的耽誤,我不會懂得怎麼去替自己談判,把握住真正機會來的時候。」 我寫的歌不一定都適合我唱 「我常常寫完一首歌後發現,天啊這首歌我唱也太難聽了吧,但好適合OOO唱!」像是與謝孟庭合作的歌曲〈喜歡〉,在完成的當下李友廷就決定要找她合唱,看過幾次瑪啡因的演出,腦中浮出第一人選就是謝孟庭。 「我不是特別會唱歌的人,跟很多人比起來我的唱功也不夠好,但我在寫歌的時候不考慮這個,寫出來的東西不是一定都適合我唱。」很早就明白自己不是天生會唱歌的人,於是李友廷靠著練吉他跟學習編曲、創作來補足音樂上的劣勢。 談到創作,鏡頭前含著帶著心事、有些憂鬱的男孩,神情多了些開朗,講解一些細節時更生動的打起節奏。相對於剛見面時的拘謹,專注回到音樂上,李友廷的肢體也不那麼緊繃了。 想起第一次嘗試創作是在高中,還不會任何樂器的他,用 Nokia 手機將隨意哼出的旋律錄起來。多年後這些旋律被好好保存著,有些也放進了尚未公開發表的作品內。經過多年,李友廷理出了一套創作習慣,先確立好一個主題,描繪好曲風,再開始動筆。 近日在 StreetVoice 排行榜上久居的新歌〈直到我遇見了你〉,也是這樣來的。幾年前練團時,李友廷不經意的唱出了副歌的旋律,也訂好 demo 的主題叫〈John Deep 〉。橫跨了四個年頭,總算片片斷斷的寫完了它,卻因為一直不滿意編曲而不想發表。直到某天再次練團,鼓手給出了一個將 hi-hat 往前的節奏,靈感隨之而生,編好吉他的旋律,定調了現在聽見的樣貌。 總決賽演唱的〈誰〉,寫的不是李友廷自身的故事,是初次嘗試透過別人的眼睛看世界,在立定「渴望被找尋」題目下的發揮。創作當時李友廷正遇到瓶頸,發現太自我的創作無法讓聽者產生共鳴,也讓他更審視自己的作品不該自溺,簡單白話才能被理解。 保持一定的流行性 小時候某次爸媽激烈爭吵,遲遲不願意和好。於是他與哥哥用計將父母各自騙到電影院,四人一同觀賞《命運好好玩》,電影講述男主角亞當山德勒意外獲得一把操控人生的遙控器,卻在追求名利的同時忽略了家庭,最後在將死之前利用遙控器回到過去,決心好好與家人相處。 電影結束後四人哭成一團,所有不愉快也一消而散。在這事件之後,李友廷忽然明白:「任何形式的創作,都是為了要在正確的時間去感動一個人。感動的過程不應該受限於題材本身、或藝術的高度、製作的規模等。」 他相信音樂本身不用被抽象的「深度」評斷好壞,創作的理由也並非在展現自己的音樂品味。他要求自己的作品白話,要保持一定的流行性,讓音樂裡想傳達的意念容易被理解。期待聽眾也像當年坐在觀眾席被喜劇電影拯救的自己般,被他的音樂救贖一次。 簽進主流公司,卻走著非主流的路,李友廷不想被世俗的定義侷限,會介意被掛上主流還是獨立?他聳聳肩,一句「隨便他們怎麼貼(標籤)吧!」把標籤留給他人去吵,他只想專心於音樂,投身在創作上。 人生的下一個章節,是現正準備中的新專輯。訪談的前幾天,李友廷才與專輯統籌陳建騏開完專輯會議,也透露將會與許多厲害的音樂人合作,對於接下來的挑戰充滿期待,語氣難掩興奮的情緒。 他明白最低潮的故事已經翻頁,塞翁失馬的樂觀也支撐著他度過,儘管學會世故,在音樂裡也仍然保持理想。他笑著說等自己賺夠錢,年邁的時候,還想組一個純演奏樂團,而且曲子絕對不會太艱難,要連學生都可以 cover 的程度! 番外篇 訪談到尾聲,李友廷顯得自在許多,印象中的陽光男孩氣息仍在,趁氣氛正好之時,趁熱問了幾個輕鬆的問題: 吹:聽說以前在學期間曾組過一個樂團,後來怎麼沒繼續呢? 李:大四時我曾組過一個樂團,名叫 one year。團員們個個在結束大學之後有其他的人生規劃,決定在這最後一年的時光裡追逐音樂夢,因而組團。當時擔任主唱的,是現在當紅的插畫家 debby woo,而另一位馬來西亞團員 Postive Zero 現也在 StreetVoice 尚有數首創作,現在唯一在合作的只剩 Bass 手。 吹:剛剛談到家庭,聽起來家人對你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情感支柱,有寫過給家人的歌嗎? 李:有啊!我有寫過給阿嬤的歌,還是台語的。但是後來想想真的太白癡所以就沒有發表,就是這樣唱的(開始哼唱)⋯⋯ 吹:有沒有非常想要合作的音樂人? 李:許哲珮!我很喜歡她,是非常吸引我的創作者。如果可以的話,新專輯希望可以邀請她一起合作。哎呦我想合作的人太多了啦,會不會到最後變成一張「feat.」專輯⋯⋯(笑) 吹:聲林之王中的企鵝角色是自己選的嗎?你覺得自己最像什麼動物? 李:不是欸,是經紀人叫我選的,因為企鵝的面具最容易製作。我覺得我最像蛇,除了生肖也是屬蛇外,還有蛇的那種神秘感吧,我也是想保持神秘感的人。 吹:可以分享一下你最近的播放清單嗎? 李:我聽很雜欸!等等我滑一個最政治正確的頁面給你。

2019/02/19

9m88與馬念先合作〈你朝我的方向走來〉 MV向《黑色追緝令》致敬

2019 年情人節主題新歌很多,9m88 與馬念先合作新歌〈你朝我的方向走來〉特別驚喜。 從春節尾身一張捲髮身影照的暗示圖,許多人都在猜,幽默怪誕、風格放克的馬念先是不是要和 9m88 合作。沒想到猜測成真,兩人還在數日內釋出好幾張搞笑合照,大展「4 種情人節的無厘頭浪漫法」為新歌上線加溫。 (圖片取自9m88臉書) 隨著電台首播、數位上架,〈你朝我的方向走來〉也在今(2/14)晚釋出的最新 MV 致敬電影哏,更讓人眼耳一亮! 9m88 表示,會有這次合作,起因於林柏宏與簡嫚書主演的愛情喜劇片《真愛神出來》。負責做配樂的馬念先,透過一首〈你朝我的方向走來〉唱出戀愛男子的心境,同時也願有女方的回應,於是找上 9m88 參與寫歌。歌詞一段「充滿愛的大平台」已悄悄暗示歌曲是在 2016 年末、2017 年初寫成。 遙記當時聽見合作編曲家 Yusuke Hatano 隨口哼唱的 demo,英文歌詞唱到「physical」,令 9m88 聯想到愛情裡親密的肢體接觸,並延伸寫下押韻詞「digital」。她靈機一動,建構出這首歌的核心精神,期許大家「丟掉手機,get physical,製造 magical」,不要在情人節也繼續科技冷漠另一半。 〈你朝我的方向走來〉由與 Leo 王、鄭宜農合作過的導演郭佩萱製作,在深夜借了二輪戲院場地拍攝,並找了許多素人臨演來客串。從晚上十點到早上十點,熬夜連拍十二個小時頗讓 9m88 體力大煎熬,可想起那天一起拍戲的朋友們仍感到可愛,依著導演做各種即興互動,9m88 說:「大家有種天然萌跟尷尬,我覺得很喜歡。」 MV 末段舞蹈致敬《黑色追緝令》與《拿破崙炸藥》,兩人分飾多角。9m88 佩服馬念先是渾然天成的戲子,每個角色都演得襯頭,自己演技根本超菜。 9m88 最後透露,新專輯正在收尾階段,很期待盡快跟大家見面,過程辛苦但一切滿意:「新專輯也是因為自己找人合作,自己要去跟別人談發行,還是以獨立製作的思維去完成所有的事情,必定會花一些時間。目前為止我還蠻滿意專輯裡面的內容,很喜歡,請大家務必要鎖定一下。」

2019/02/14

【專訪】一位唱片設計師的說話之道:方序中

方序中是設計師也是樂痴。不只愛去 live house、音樂節,其「究方社」工作室還會播整天的音樂。從華語金曲到當代獨立音樂新秀:老王、草東、甜約翰⋯⋯41 歲的他都認識,去 KTV 還會點〈買榜〉來唱。 2018 年底,方序中與一群台灣的知名設計師自辦「設計盃紅白歌唱大賽」。那比賽至今竟已三屆,回憶那晚包廂塞滿人,由 HUSH、陳建騏、葛大為擔任專業評審,紅白兩隊隊長各派一人出馬參賽:有人拿大聲公唱〈黑色柳丁〉,有人勁歌熱舞;他自己則選唱永邦版本的〈每次都想呼喊你的名字〉拿到特別獎,被評審團讚許唱得有感情。 做唱片設計,與音樂人評審自然有私交,去年他才幫 HUSH 完成《換句話說》專輯視覺還弄了一個展:林森北路「濕地」地下一樓燈昏暗,觀眾持夜光手電筒進場如遊歷夢中。方序中與 HUSH 領著記者們一同入洞,口頭介紹每區巧思有條不紊,記者六根能感官到的他都先介紹一輪。反正眼前人都在抓寫稿素材,未必有空品味提問用了什麼材質。 對什麼人要說什麼話他清楚得很。面對訪問,方序中早是老手了,網路上大大小小、深深淺淺的訪問都做過。近年媒體愛設定他是「三金」(金曲、金鐘、金馬)設計師,形象永恆是圓框眼鏡、落腮鬍、一頂帽子壓住長髮。延續當年 Sense 30 紳士風,方序中說話平靜,面部少有誇張表情,走動時飄飄而來,緩緩而去。 一月初與他單獨面訪,受訪老手經驗不假,我隨手帶上謝明諺的《上善若水》與岑寧兒的《Nothing is Under Control》兩張他去年的代表作,還沒提問設計理念,作者便已指著專輯道:「這個其實很難印,你看,它本人其實比較適合模造面、手感的。因為她要的感覺用那個會無法刮,所以我們是第一次嘗試用霧面的再結合⋯⋯。」 那一刻我不像訪者,反倒成了印刷專員,聽他提案說故事,等著被說服以採納他的創意成白紙黑字。 讓音樂被看見 方序中年輕時曾在公館的玫瑰唱片行上班,親眼見識過大家看封面買音樂,實體銷售蓬勃的時光:「那時覺得去玫瑰工作是很帥的事,穿著螢光綠背心,跟別人介紹現在有甚麼、很專業。」 少年方序中留長髮、穿垮褲,造型不羈,負責區域是西洋音樂與電影原聲帶。在唱片行當店員懂的不能少,遂整天跟公司借音樂回家聽,有不懂之處就去宇宙城唱片行跟吳武璋請教。與職人前輩情誼奠基於此,2017 年做金馬獎視覺參考《春光乍洩》,電影的正版藍光恰是透過吳武璋詢問纔借到的。 短短工作一年後當兵,剃髮重長至退伍後的方序中,持續重考上臺灣藝術大學念工藝設計,編起雷鬼頭,並養成對材質的眷戀——《Nothing is Under Control》印上刮刮樂的銀漆;《上善若水》透明封面上,四字標題帶有潮濕暈開的效果⋯⋯材質控透過專輯設計玩得不亦樂乎,一聽說國外做過液態黑膠、骨灰黑膠,語氣便顯得特別興奮。 他做不膩唱片也不擔心實體消失,好似它的存在不由市場決定,只要有設計師還會張開耳朵聆聽與創作:「我不會怕說實體消失,它一定會因為有更好的音樂作品就會有更好的姿態。我會用『姿態』是因為我覺得更符合包裝這件事情——音樂的姿態。」 岑寧兒《Nothing is Under Control》 自 2005 年,蕭青陽以王雁盟的《飄浮手風琴》入圍葛萊美的專輯裝幀設計獎後(他在 2019 年更五度入圍),不僅給台灣唱片設計師很大的鼓勵,本地媒體對唱片設計一職開始有興趣。順應時局,金曲獎在 2010 年增設「最佳專輯包裝獎」(後於 2017 年改名為『最佳專輯裝幀設計獎』),具體效應是明星唱片設計師一個個冒出頭來。 2013 年,方序中初次入圍金曲超意外:「我第一張入圍的是客語專輯(暗黑白領階級《回家的路》)。我都沒有想過那張我會被看到,因為沒有預算沒有時間什麼都沒有,上面的照片還是我自己拿我自己的數位相機拍的。」 儘管後來入圍數次也都沒獲獎,但他確實受到鼓舞:「我覺得從那時候開始,的確設計被看到。以前我們都是在組織、在團隊裡面,但從那個時候,『人』的確被看到。也因為這樣的機會讓我更相信,去做『看的到的音樂』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事。」 暗黑白領階級《回家的路》 笨的方法 《偏執面》、《異常現象》、《東南美》、三金典禮視覺統籌等等都是後來的事了。望見他檯面作品風格丕變,抓「不規矩」為他的特色,方序中卻拐彎解釋說都是在配合音樂調性。「規規矩矩的」還是有,譬如諸多與公部門的合作案,只是沒貼上網公開而已。 近期較特別的合作是 2018 年「臺北流行音樂中心」企業形象識別(CIS)設計一案。結合「暫停、播放、錄音」三組符號成 logo,簡單的符號被他形容起來不思議:「你沒有辦法用一個 logo 講完所有音樂類型,我覺得那是一種很制式的。所以我就想說如果我丟出的是一種狀態,這個狀態就像變形蟲一樣,有時候長大有時候縮小,有時候很激動有時候很安靜。」 方序中在 2018 年底出席臺北流行音樂中心 CIS 發佈會 Logo 可千變萬化,設計者也能把業務合作說成冒險故事。 方序中直言,與北流合作過程可貴,少有一般公部門的包袱放他往前衝。興致到了,延伸題目再舉幾個月前,由葉忠宜設計的國慶 logo 為例,他期許業主與設計師都能這樣放膽挑戰未知:「如果你都在防護罩裡做事情的話,進步是有限的。要敢突破,你要當那根針,往外面刺的時候,就會有新的發現。我覺得那就是一種勇敢吧,已經無關美或不美。」 即使暢談理想,紳士仍保持優雅,談到實作過程更是謙虛。 方序中常形容自己做專輯設計方式笨:《回家的路》封面上的字,是自己一邊看著電腦上的句子,一邊徒手畫在 A4 紙上;《上善若水》同樣土炮擬真,四個字隔著玻璃滴液體再翻拍,水、油、木頭的保護漆都試過。 究方社每月接案三到四件。他說,自己總會挑適合的案子,用笨的手工方法做設計;使用電腦固然方便,但久了會依賴,曾有香港實習生到他工作室工作,做稿不用滑鼠、繪圖板,要移動位置時便輸入 1pp、2pp,令他覺得「太神奇」。 擔心對方以工程邏輯做稿,想法都侷限在電腦運算中,他建議那位實習生:「你要不要試試看,不用電腦做稿會是甚麼樣的狀態?後來他真的嘗試用各種可能性來表現設計,真的有完成了一些很不錯的作品,回去香港也開始延續一種他的新的風格。」 說話之道 受訪者故事說得太精彩,進退得宜太聰明,我不禁讚他很會提案。眼前紳士竊喜復述「我蠻會提案的」,並開始申論職責所在:「我覺得這是不同設計師的使命。有些人是要不斷吸收最新的資訊,想要當領頭羊、要往前衝刺,但我認為我的工作比較像是,我可以跟大家產生連結⋯⋯我會好奇你現在是產生甚麼樣的疑難雜症,有沒有可能用設計來做溝通或協調,所以我覺得各種設計師都有他相對應的使命感。」 也許他可以籌備出一本「方序中的說話之道」吧? 2019 年 3 月,究方社將會與盧凱彤的遺孀余靜萍合作,在盧凱彤的生日期間舉辦她的展覽;4 月則會開跑新的「小花計畫」——與相信音樂合作,邀請十位音樂人以「記憶」為主題作歌,並將這批創作帶進美術館,甚至發行合輯。截至採訪當下,小花計畫已準備半年,持續進行跨唱片公司、藝術團隊甚至跨國的聯繫。溝通花時間,可顯然他甘之如飴。 事實上在四年前,這朵談論記憶的小花早已開過。那是方序中在 2015 年發起的「歡迎回家」募資計畫,包括一本「小花」系列攝影集和展覽,替他將被拆除的故鄉——屏東縣東港鎮的「共和新村」留下紀錄。計畫最初還沒命名,直到策展人梁浩軒推薦給他王榆鈞的台語創作〈故鄉的小花〉聽。 2019 年的小花計畫預計展期兩個月,王榆鈞自然不會缺席。訪問繞到最後宣傳活動,他仍在呼喊流行音樂的名:「我一直認為說,比如說嘻哈可以進入葛萊美音樂殿堂,塗鴉也可以變成各個美術館的收藏,其實就證明了一件事情:現代藝術品不再侷限於被裱框高高在上,產生距離感的時候。也許距離我們最近的藝術品就是流行音樂。」 對音樂深深表白,便是這位唱片設計師的說話之道。

2019/02/13
{{ songs.length }}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